[解局]这种丑闻,在西方何止加拿大?!

作者:侠客岛 发布时间:2021-06-08 16:41:25

5月27日,加拿大一处印第安人寄宿学校旧址上,发现了215具儿童遗骸,其中最小的死者年仅3岁。消息一出,全球哗然。面对种族灭绝的历史铁证,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承认:“这是加拿大历史上黑暗而可耻的一章!”

没错,这的确“黑暗而可耻”,而它只是西方近现代殖民史上对原住民实施种族灭绝罪行的冰山一角。

加拿大坎卢普斯印第安人寄宿学校旧址(图源:澎湃影像)

此次发现215具儿童遗骸的“原住民寄宿学校”,是加拿大曾经广为设置的 “教育”机构,延续时间长达150多年

在加拿大境内,像这样的学校一共有139所。自19世纪40年代至20世纪90年代,约15万名印第安、因纽特和梅蒂斯儿童被强制带去此类寄宿学校,接受所谓“同化教育”,目的就是抹除原住民的文化和历史记忆

2015年,加拿大的和解与真相委员会(TRC)综合6500余名证人证词得出结论,原住民寄宿学校办学目的就是进行“文化种族灭绝”,也即彻底摧毁原住民文化及语言,摆脱对原住民的法律和财政义务,夺取其拥有的土地和资源。

抱着这么肮脏的殖民目的,这些学校能好到哪去呢?

上世纪20年代入校就读的乔治·曼努埃尔回忆,“学校卫生条件极差,冬天难御严寒,每名印第安学生都散发着饥饿的味道”。1935年一份关于某原住民寄宿学校麻疹感染情况的报告显示,该校285名学生只分到了5间宿舍,平均一间房子就得住下近60个人!环境异常拥挤,一旦有人得传染病,其他人几乎无一幸免。

对大多数在校生而言,除了非人化的生存环境,还要遭受可怕的身体虐待、强奸、强迫劳动及其他暴行。难怪有人称之为“原住民的集中营”。

TRC报告显示,至少有4100名原住民确认死于寄宿学校。但从本次一所学校就发现这么多儿童遗骸的事实看,实际数字很可能更高。《纽约时报》披露,加拿大的原住民社区长期以来存在一种传言:原住民寄宿学校中存在很多未被标记的大型“乱葬坑”

这累累遗骸的背后,是西方殖民美洲、有计划实施美洲原住民种族灭绝的黑暗历史。

被强制送入寄宿学校的原住民儿童(图源:加拿大图书与档案系统)

1620年,“五月花”号登陆美国东海岸。历史学家普遍把这一年当做西方开拓美洲的起点。在西方的所谓主流叙述中,这个登陆点充满了历史的荣耀,它标志着文明世界对野蛮人的征服,用西方所谓“温情”的说法,是让未开化的野蛮人开始进入文明时代。但这段历史的另一面,是血淋淋的美洲大陆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史。

拿美国来说,在建国后近百年内,新移民通过“西进运动”,不断驱逐、杀戮印第安人,借机侵占绝大部分原属印第安人的土地。一起典型案例是,1864年,在科罗拉多州桑德克里克,原住民部落已同意出让土地,但美军还是袭击了该部落。事件导致约160名印第安人被杀,美军将领甚至剥下妇女儿童头皮,游街示众。

听起来很瘆人?但剥下印第安人的头皮却是当时流行的征服手段,而且政府竟然明令鼓励。西方殖民者到北美大陆不久,便制定了印第安人头皮悬赏制度,英国殖民统治北美大陆时期,该制度一直存在,并以英王的名义颁布实施。

美国建国后,该制度得以延续。1814年,詹姆斯·麦迪逊政府作出屠杀印第安人的奖励规定,还是以头皮做奖励。法令规定,每上缴一个印第安人(不论男女老少甚至婴儿)的头盖皮,美国政府将会发给奖金50-100美元。其中,杀死12岁以下印第安人婴幼儿和杀死女印第安人奖50美元,杀死12岁以上青壮年印第安人男子奖100美元。

1830年,美国国会通过《印第安人驱逐法案》,使美国人对印第安人的屠杀达到高潮,许多印第安人村庄一夜之间变成鬼村。美国联邦军队还集中发起1000多次大小军事行动,到19世纪末,基本完成灭绝印第安人的作战任务。

有历史学家统计,北美大陆的原住民曾有约1000万人,而到了19世纪末,美国境内的原住民仅剩不到25万人。200多年内,近1000万原住民从美洲大陆消失,这是系统种族灭绝的结果。而且这场种族灭绝无疑是政府精心组织设计的大屠杀。

1637年,白人殖民者屠杀印第安人。图源:外媒

可以说,美国建国初期的历史,一直伴随着针对印第安人等北美原住民的系统种族灭绝计划。荒唐的是,这些计划的推动者中,有很多是我们熟悉的美国历史上的著名人物。比如,第三任总统杰斐逊执政期间,美国开始系统驱逐和大规模屠杀印第安人,以向西拓展领土。而杰斐逊的另一个身份,却是主张“人人生而平等”的《独立宣言》主要起草人。

为什么口口声声“人人生而平等”“天赋人权”的所谓民主领袖,转身就成了屠杀原住民的政策制定者呢?这还得从西方文明的特质说起。

在世界历史中,军事征服一般都会伴随对被征服者的屠杀。但在冷兵器时代,这种屠杀的规模有限。等枪炮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产生后,加之像美国政府这样有计划的组织介入,对一个族群的系统性灭绝成为可能。

世界史上的种族灭绝无外乎两类——

一是西方人屠杀自己域内的少数民族或外部民族;二是多民族的被殖民国家部落之间相互残杀,而这些国家的政治版图多由西方殖民者划定,他们在退出该国后,预埋了种族仇恨的种子。

可以说,种族灭绝是西方在现代化和殖民过程中的特有现象,西方文明是种族灭绝这一概念的真正设计者、实施者或幕后操纵者

在西方人普遍信仰的《圣经》中,黑人祖先因品行不佳被上帝降罪,白人则天然带有引领、恩抚、教化黑人的“神圣职责”。这些故事流传千年,本身就带有原始种族等级色彩。其实,从古希腊到近现代启蒙运动,在希腊哲人和近现代思想家的头脑里,“人即白人”为核心理念的“伦理种族主义”是一条潜伏的暗线,它区别了文明与野蛮,也把人种分为三六九等。

所以难怪美国一些“民主领袖”在人种和文明上,总有对其他种族的超强优越感。他们中有人把印第安人比作狼群,说“两者都是掠食的野兽,仅仅形状上不同”。这句话很好地概括了西方殖民者眼中的“野蛮人”——他们只是动物,根本不是人。所以,在西方殖民者的词汇里,没有屠杀,只有猎杀。

后来,随着生物学研究的进展,西方甚至发明了“科学种族主义”。这种学说认定,非白人在生理结构和生物属性上均逊色于白人,是“劣等种族”,随时可能对白人血统造成污染。这为种族灭绝提供了所谓的“科学依据”。

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被警察锁喉致死。图源:外媒

有人说,都上百年过去了,西方不是越来越文明了吗?但现实是,种族矛盾已经成为不少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社会分裂的根源

比如,新冠肺炎疫情中,非裔美国人的患病率5倍于白人,死亡率更高;在全美引发骚乱的弗洛伊德之死,以及疫情中对亚裔的歧视和袭击,暴露出美国在种族问题上已陷入严重的社会撕裂……在这些事件中,我们看到美国白人族群对其他有色种族的文明优越感从未淡化,且越来越强化。这不就是百余年前泛滥于美洲殖民者中的普遍心态吗?

可笑的是,美西方对现实中的种族问题束手无策,对自己历史中的种族灭绝视而不见,却“热切地关心”其他国家的民族问题,甚至凭空捏造一顶“种族灭绝”的帽子扣给别人,以转移国内矛盾。他们把自己肮脏的殖民史映射到其他国家身上,真应了一句话:自己做贼,看谁都像贼

文/点苍居士

编辑/九段

观点致谢/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聪悦

侵权删除联系邮箱:chuangrizhi@163.com(三日内处理)
备案号:浙ICP备2023019220号-1